國際職業認證管理協會
Certified International Professional Management Association
國外新聞 首頁 >> 新聞資訊 >> 國外新聞

聯合國教科文組織──第二屆國際技術與職業教育大會


聯合國教科文組織──第二屆國際技術與職業教育大會

1999年4月26至30日,聯合國教科文組織在韓國漢城召開了第二屆國際技術與職業教育大會,會議主題為“終身學習與培訓──通向未來的橋樑”。來自世界130多個國家的近1000名代表與會。會議就以下6個議題進行了深入討論:21世紀變化中的需求對技術和職業教育的挑戰;改進提供終身教育和培訓的系統;革新教育和培訓過程;全民技術和職業教育;改變政府和其他相關部門在技術與職業教育中的作用;加強技術與職業教育的國際合作。會議期間,聯合國教科文組織副總幹事鮑維爾作題為“聯合國教科文組織21世紀前10年計劃”的報告;在與會專家發言和討論的基礎上審議並原則通過了《技術和職業教育與培訓:21世紀展望──致聯合國秘書長的建議書》(以下簡稱《建議書》);與會專家在發言中展望新世紀職業教育的發展趨勢並作了原則闡述。

一、機遇與挑戰

    在新世紀到來前夕,聯合國教科文組織召開第二屆國際技術與職業教育大會是有其現實及深遠意義的。第一屆國際技術與職業教育大會是於1987年在柏林召開的,在其後的12年間,國際形勢已發生了很大變化:全球經濟一體化的趨勢越來越明顯;科學技術和信息技術飛速發展;從業流動人口不斷增加;多數國家面臨就業和失業的巨大壓力。所有這一切,都使下世紀職業教育面臨巨大機遇與嚴重挑戰。21世紀將是一個知識、信息、通信的時代,是以高新技術為核心的知識經濟占主導地位的時代。與以往的經濟形態相比,知識經濟的最大不同在於,它的繁榮不直接取決於資源、資本,硬件技術的數量、規模和增量,而直接依賴於知識或有效信息的積累和利用。國家的綜合國力和國際競爭將取決於獲取知識、運用知識和創造新知識的能力,即取決於在這方面人才培養的競爭。全球化與信息和通信技術的革命意味著有必要建立以人為中心的發展模式。

    上述經濟形態的變化將至少涉及以下問題:新的市場經濟國家和地區出現;勞動力和資本流動增加;新的農村經濟和工業經濟出現;全球經濟一體化。《建議書》指出:“這些社會和經濟發展趨勢預示一個新的發展模式,在這個模式中愛好和平的文化和保持良好環境的可持續發展是核心特徵。因此,技術和職業教育的價值觀、態度、政策與實踐必須以這個模式為基礎。這個模式的特點還有:技術與職業教育受教育的對象更廣,受教育的機會更大,更為重視人的發展需要,使受教育者獲得有效參與勞動世界的能力。”上述變化對職業教育提出了巨大挑戰,迫切要求職業教育進行改革。這些變化決定了職業教育的新觀念、新思想和新的發展趨勢。《建議書》指出:“技術與職業教育必須通過下述方式進行改革:提高靈活性;注意培養革新和效益需要的技能;針對不斷變化的勞動力市場來安排培訓;對已就業者和失業者以及處境不利者進行培訓和再培訓。”在過去幾年中,世界各地區以及各國政府已利用一切機會,紛紛研究探討本地區及本國的職業教育發展戰略,出台有關政策。1998年,教科文組織為籌備此次大會,先後在澳大利亞、希臘、阿拉伯聯合酋長國、厄瓜多爾、肯尼亞等地召開了5次地區性會議,探討技術和職業教育的未來行動計劃的決策依據,以及確保為每個人提供終身學習和培訓機會所採取的地區及國際性措施的可能性,為這次大會的召開奠定了基礎。

二、發展趨勢

    德國的偉大思想家、詩人海涅曾經說過:“每一時代都有它的重大課題,解決了它,就把人類社會向前推進一步。”(《從慕尼黑到熱那亞旅行記》,1828年)第二屆國際技術與職業教育大會正是將職業教育作為新世紀促進全球經濟發展、促進人類社會進步這樣一個“重大課題”來對待,論述了職業教育發展的新趨勢。

(一)確立大職業教育觀念

    長期以來,包括我國在內的各國和國際職教界對職業教育的概念和內涵一直爭論不休,各持己見。一些國家稱“職業技術教育”;另一些國家叫“職業教育”;教科文組織自70年代以來一直使用“技術與職業教育(TVE)”概念;國際勞工組織則使用“職業教育與培訓”概念;世界銀行和亞洲開發銀行自80年代中期又開始使用“技術和職業教育與培訓(TVET)”的概念。對此本屆大會一開始就將“技術與職業教育”的提法,解釋為包括“職業培訓”的概念。在大會的正式文件中又首次使用了“技術和職業教育與培訓”的概念。

上述概念的變化反映了以下新的職業教育思想:

    1.轉變傳統的、狹義的職業教育和職業培訓觀念,確立包括職業教育、技術教育與培訓在內的大職業教育觀念教科文副總幹事鮑維爾在主題報告中提出:“技術和職業教育與培訓是通向未來的橋樑,但是,必須有一條由技術和職業教育與培訓作為導向的就業道路,否則我們就是在製造新問題。由此可見,我們需要的不僅是重振活力和更加協調的技術和職業教育與培訓計劃,而且是技術和職業教育與就業結合的新局面。我們需要把技術和職業教育與培訓聯繫起來的新模式,使教育、培訓、就業和社會福利幾個方面工作在一個國家內、在國際範圍內聯繫起來。”

    2.“技術與職業教育應融入終身教育之中,必須更有效地與中等、高等及成人教育相結合。”在終身學習與培訓思想的指導下,要求主管職業教育的各部門,特別是教科文組織和國際勞工組織鼎力合作。也就是說,職業教育、技術教育、培訓都應該是終身教育的一部分。

    3.職業教育是有可觀回報的“產”業在這次大會上有一個提法應引起我們的注意,即在提到經費問題時,《建議書》指出:“政府和私營企業應把技術和職業教育看成是一種投資,而不是支出,是有可觀回報的。這種回報包括工人的良好表現、生產力提高、國際競爭能力的加強。”

(二)確定職業教育為終身教育的重要組成部分

    過去,提到終身教育時,人們往往將注意力集中在成人和繼續教育上,認為職業教育只是人生中某一特定時期所接受的一種特殊教育;或者認為職業教育是一種早期終結型的教育。此次國際職教大會的主題即定位於“終身學習與培訓:通向未來的橋樑”,在大會的致各成員國的建議書中寫道:“技術與職業教育對於所有人來說,都應成為一種主流教育渠道,而不是像以前認為的那樣,只是從普通教育體系中延伸出來的一個龐大的附屬品。”“終身教育的概念不應僅限於作為一種專業進修渠道,只是為某人在其原有專業領域基礎上提高技能為目的,而也應作為向人們提供更多職業機會的手段。”教科文總幹事馬約爾在開幕詞中說:“當今無論是在國家、地區還是個人層面上,知識富有者與知識貧窮者的差距都在加大。因此,提供終身教育與培訓是我們唯一能夠用必要的知識與能力武裝人民的途徑,使其能夠在變化的世界中生存。”副總幹事鮑維爾在講話中也談道:“技術與職業教育和培訓必須在普通教育階段就開始進行,以便讓兒童了解一系列有用的生活技能和經驗。尤其重要的是技術和職業教育與培訓必須靈活地予以實施,以使各個社會集團和各年齡組的人都有機會接受教育和培訓;換句話說,我們必須為所有人提供終生學習的機會。實現技術和職業教育與其他各類教育之間的銜接,要強調承認以前的學業和工作經驗,提高技術和職業教育與培訓在教育體系中的地位。”為實現終身教育的目標,對職業教育今後的發展大會至少提出了以下幾個問題:

    1.職業教育應與普通教育、成人教育、高等教育等各類教育建立起一種相互銜接、相互溝通、相互補充的關係。

    這種關係不僅僅是教育體系上的銜接、溝通,更重要的是各類教育在培養人的全面素質上的相互銜接。按照終身教育的思想,職業教育不僅要傳授職業的知識、技能以及從事某種職業所具備的特殊態度、行為和特徵;而且要繼續發展所有在基礎教育中已經形成的、為社會所認同的個性特徵。同時,職業教育也是對基礎教育所學到的內容的繼續和深化。如在基礎教育中學到的物理、化學、語文知識,在職業教育中能進一步了解其在生產過程中的應用;安全和環保意識在中小學生頭腦中往往是一個抽象的概念,在職業教育中則是具體的、必須遵守的要求,等等。同樣職業教育所傳授的知識、技能、態度也應為學生繼續深造與轉換職業崗位打下良好的基礎。總之,職業教育的過程是將普通教育的繼續與專門教育的傳授和為繼續教育奠定基礎緊密聯繫在一起的整體教育過程。職業教育不是孤立的、與其他教育階段無關的教育,也不是以一次性選定職業而終生不變為前提的教育。

    2.職業教育要靈活多樣以終身教育的思想去審視職業教育,要求其辦學形式應是靈活的,有長期的職業教育,也有短期、在職的職業培訓。教學地點也應是多種多樣的,有學校內的教室、實驗室、實習車間,也有學校外的培訓中心和工作崗位。這些形式和環境互相補充,互相促進,可以獲得最優化的職業教育效果。鮑維爾在談到技術與職業教育作為終身教育的一個有機組成部分時講道:“要促進正規教育與非正規教育之間的協調,促進負責教育、培訓、勞動和社會福利工作的政府各部之間的協調”,“以便提供通向就業的技術和職業教育與培訓,從而改善技術和職業教育與培訓與就業的聯繫與合作。”

    3.職業教育要進行教育教學改革

    終身教育不僅要求構建一個全新的職業教育體系,而且更為重要的是要進行教育教學的改革。這次職教大會強調:“在技術和職業教育與培訓的教與學過程中,應引進新的信息和通訊技術,同時注意不要拋棄傳統教學方法中有價值的部分。”在培養學生能力時“強調培養創業能力、創造性、集體合作和交流的能力。”在會議討論中大家還強調,應在職業教育中加強環保教育、外語教學、社會文化教學等。面向21世紀的挑戰,培養創業能力應成為改革教育與培訓的一項重要內容,這種能力無論對工資就業者還是自主就業者都很重要,應通過普通教育和職業教育來培養。創業教育是涉及到職業教育深刻變革的思想教育,是提高青年人全面素質的人才培養模式。提出創業教育也是基於近年來全球失業問題越來越嚴重的考慮,通過創業教育,人們可以創辦更多的小企業,自主經營,從而為社會提供更多的就業機會,是緩解失業問題的一種良好途徑。實施創業教育要與職業指導和就業指導相結合;與社區經濟發展相結合;與教學改革相結合。在討論中,許多國家的代表都認為,包括培養創業能力在內的諸如:與人交往、合作共事的能力,自我調節能力,創造性、責任感、分析問題、解決問題等能力是培養面向新世紀人才的“關鍵能力”。

    4.進一步加強職教師資培養與培訓科學技術進步、勞動組織變化、產業結構調整和國際競爭的日趨激烈,迫使企業對職業學校畢業生的個人素質與職業能力提出了更嚴格的錄用標準,從而對職業教育的教學質量、教師素質提出了更高的要求。知識經濟時代,知識增長與老化迅速,產品更換頻繁,新職業不斷出現,舊職業逐漸減少以致消失,這種狀況也對教師提出了新要求。《建議書》認為:“在提出改革技術與職業教育的必要性後,教師的作用就是主要問題了。必須有新的辦法培養新教師和不斷提高其能力以及他們的專業水平。對21世紀教師資格的要求,需要有個再思考,包括校園內的學習和實地工作間的最佳平衡。需要有新的考核、評估、銜接和資格證書標準。”

(三)政府及其他權益者在職業教育中的新角色

    由於各個國家的歷史、社會、經濟、文化等發展背景不同,其職業教育的模式亦不同,政府在職業教育中擔任的角色也不盡相同。但是,隨著全球經濟的變化、隨著科學技術的不斷發展、隨著勞動力市場的不斷變化以及終身職業教育的實施,職業教育的提供者和權益者必須重新定位自己在職業教育中的位置。聯合國教科文組織在這次大會上號召各國政府及其他權益者應轉變其在職業教育中的職能和角色,並且專題討論了這個問題,目的在於使所有國家的職業教育都能適應21世紀的需求與發展。各國政府除應在技術和職業教育中繼續承擔首要責任外(這種責任包括政策制定、提供經費、協調關係、制定標準等),還要求所有職業教育的權益者不僅要做好過去自己“權限”範圍內的事情,而且也要關心職業教育所有的宏觀和微觀問題。政府與其他權益者之間是一種分工、合作和互相支持的關係,誰也缺少不了誰。《建議書》說:“技術和職業教育的政策制定和辦學必須由政府、產業部門和社會三方面建立新的伙伴關係來實現。這種夥伴關係必須能夠構建出一種和諧的法律框架,以形成國家的發展戰略。在這個戰略中,政府除了從事技術和職業教育的實際辦學以外,可以在以下幾個方面發揮作用:領導和指明方向;方便和協調辦學;建立質量保障制度,並且提出和確認社區的服務義務,以保證技術和職業教育能夠面向所有人群。”“政府還要對保證實施強有力的職前培訓負起責任,無論是公立,還是私立的。”此外,各國政府內部常常由不同機構分管職業教育,而他們的職責往往有交叉或重複,造成許多不必要的矛盾。為此,《建議書》指出:“為了協調全國的技術和職業教育事業,使公立學校和私立學校能夠有效合作,並使參與技術和職業教育的各方都受益,各國政府有必要盡可能充分地協調和整頓自己的辦事機構。”

    在《建議書》中指出,非政府機構在職業教育中的作用應得到充分重視,“應該認識並支持非政府機構在實施技術和職業教育中的作用,他們往往能提供十分寶貴的、然而卻又往往被忽視的資源貢獻。”這裡突出強調了企業,特別是私營企業參與職業教育的必要性,因為企業最了解本行業的經濟發展情況和趨勢,並能夠提供最有效的實習和培訓場所,可使學員在學習過程中就能夠了解和掌握企業的動態,並親身經歷安全生產的重要性、增強環保意識和責任感等。

    大會在涉及職業教育經費時強調:舉辦技術和職業教育各方都會受益,是一種有效和“有回報的投資”。“因此,技術和職業教育的經費應該最大限度地在政府、企業、社區和學員之間分攤。”職業教育的經費不再是來自一個渠道,而應是各方集資。當然,各個國家還應根據自己的國情規定職業教育經費的籌措辦法。

(四)職業教育與可持續發展

    鮑維爾在發言中指出:“世界正在朝著以信息為基礎的經濟轉變,在這種經濟中,一個企業或國家的效益是由它所提供的產品和服務的質量所決定的。以新技術為基礎的生產體系具有​​更高的生產效率和靈活性,要求所有職工不斷更新、提高他們的技能,並且更富有創業、進取精神。現有證據清楚地表明,生產力最強的國家都有一個共同的特點,即他們的勞動力訓練有素而且機動靈活,擁有豐富的技能,不同技能搭配得很好,而且要求職工終身不斷地提高其技能。”他強調:“技術和職業教育與培訓計劃不僅是靠'需求驅動',也應該由'發展需要驅動'。受到良好訓練、掌握技術的勞動力對於任何一個想要實現可持續發展的國家都是必不可少的。”因此,聯合國教科文組織號召各國:保證技術和職業教育與培訓成為各國發展議程中的一個有機組成部分,是各國教育與人力資源開發戰略重要的、不可缺少的組成部分。

    職業教育面向可持續發展必須適應勞動力市場的需求,以發展需求拉動職業教育的發展。要求根據社會、經濟發展需求設置專業,確定教學內容,並能夠根據市場的變化,及時設置新專業和調整教學內容。以“發展需要驅動”職業教育的辦學機構今後不能再強調我能做什麼,我能培養出什麼樣的人;而要強調需要我做什麼,需要我培養出什麼樣的人。這種“需要”來自社會、來自企事業單位、也來自個人。

(五)開展全民的技術和職業教育

    本屆大會提出的開展全民技術和職業教育是對1990年3月世界全民教育大會的進一步具體落實。它的特定含義包括:(1)保證女童和婦女有同男子一樣接受技術和職業教育的機會;(2)努力使下列人員都有機會接受正規或非正規的技術和職業教育與培訓計劃:失業者和各種處境不利的群體,包括早期輟學者、殘疾人、農村貧民以及武裝衝突結束後的流離失所者和復員軍人。為此,技術和職業教育的課程應是靈活多樣的,並且要開展職業諮詢與職業指導,以使所有的人都能根據自身需要接受技術和職業教育或培訓。《建議書》中提出:“承諾為所有人提供技術和職業教育,要求制定適宜的政策和戰略,增加資源投入,採用靈活適宜的方式進行培訓,創造溫馨友善的培訓環境,並且要求教師和雇主都要體貼和關懷他們。”教科文提出的開展全民技術和職業教育有以下重要意義: (1)可以加強社會凝聚力,從而促進各國社會和經濟的發展;(2)使所有人在不同程度上都能獲得生存和為社會創造財富的能力;(3)減少失業人數,保證社會安定。

    這裡明確提出了職業教育要開展職業諮詢與指導。事實上許多國家已經在普通中學和職業學校開設了職業指導課程;在社會上建立了職業與就業諮詢中心,並且積累了許多好的經驗。面對21世紀國際市場的競爭,各國勞動力市場都會在不同程度上受到影響,對學生儘早進行規範的職業指導,使他們在校期間就能夠了解企業、了解就業市場、掌握就業信息;就能夠掌握一些求職的知識和技巧;並形成良好的職業道德,以適應市場經濟對就業人員的要求。這樣不僅會進一步完善職業教育的功能,同時對學生的個性發展也會起到積極的促進作用。

(六)加強職業教育的國際合作經濟全球化的發展也要求加強國際間的多方合作,特別是教育領域的合作。此次國際職教大會將“加強技術與職業教育的國際合作”作為一個專門議題,在會上進行了討論,以說明加強國際間職業教育合作對促進全球經濟一體化的重要性。大會強調了以下幾方面的合作:

    1.國際組織之間的合作要加強聯合國教科文組織與其他國際機構如國際勞工組織、經濟合作組織、世界銀行等之間的進一步合作,其中特別強調了與國際勞工組織的合作。這說明,實施終身職業教育需要同人事主管部門之間的合作,使之在政策制定、職教實施等方面相互銜接和互相配合。

    2.設立國際技術與職業教育研究中心1992年聯合國教科文組織建立了“國際技術和職業教育項目”,目前共建立了198個網絡點(教育部職業教育中心研究所就是中國的一個網絡點)和地區中心。幾年來各地區中心和網絡點開展了許多工作,對國際間的交流與合作起到了積極地促進作用。《建議書》認為:“國際技術和職業教育項目的地區和國家中心是實現21世紀技術和職業教育新局面必不可少的工具,應鼓勵教科文組織各成員國繼續支持中心的工作。”為了將該項目變成一個長期合作項目,德國政府承諾,願意出資在德國波恩設立一個“國際技術和職業教育研究中心”,此事將提交下屆聯合國教科文組織大會討論通過。

    3.呼籲增加合作經費大會強烈呼籲教科文組織應顯著增加其對技術和職業教育活動計劃的預算撥款,並建議設立技術與職業教育革新國際獎,以鼓勵技術和職業教育在新世紀的振興。

    4.在革新技術和職業教育體系方面,繼續加強南北合作和南南合作。

    會議開得很成功,相信會後各個國家將充分考慮這些建議,根據自己的國情,制定出本國的職業教育發展策略,為下一世紀全球經濟的發展做出貢獻。


證書查詢

身份證號:
證書編號: